警方起底網游交易騙局
編輯:吳玲    作者:林靜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發布時間:2020-05-15
  暗藏江湖騙術 青少年易上當

  警方起底網游交易騙局

 

  家住上海市奉賢區的大學生小林“悄無聲息”地被騙了6000元。

 

  2019年4月下旬,小林在網上花6000元購買了一個游戲賬號,結果錢轉出去了,游戲賬號卻被賣家改了密碼,微信也被拉黑了。

 

  記者注意到,隨著近年高速無線網絡和智能手機的普及,網絡游戲在手機端盛行。與此同時,與網游相關的交易也成為騙子“集散地”,從游戲賬號、游戲裝備、虛擬游戲貨幣,甚至代練升級賬號等級等都可以進行交易。不惜花重金購買高級游戲賬戶或裝備的人不在少數。

 

  “土豪”兄弟6000元“送”賬號

 

  2019年寒假,讀大三的小林迷上一款名為“夢幻西游”的網絡游戲。不僅如此,他還在游戲中交到一個新好友。這名好友不僅帶他練級、刷裝備,還經常送一些材料貨幣給他,有時還會叫小林幫忙代練、做任務。登錄上對方賬號的小林發現好友“包裹”里的豪華裝備,決定要追隨“土豪”的腳步。沒過多久,兩人就加了微信稱兄道弟。

 

  1個月后,“土豪”兄弟在一次聊天時“無意”透露出想賣號退圈的意圖:“我年紀大了,玩不動了。你說8800元會有人要嗎?”登錄過對方賬號的小林了解對方的“身家”,這個賬號的累計投資金額絕不低于數萬元。

 

  想到這里,小林主動提出想買對方的賬號,只是自己一下子拿不出這么多錢。“土豪”好友當即表示:“我怎么能賺兄弟的錢,6000元,這號就當半送你了,你什么時候有錢直接微信轉我就行。”想到“兄弟”如此爽快,小林即刻和朋友借錢湊了6000元,表示自己隨意賣幾件該賬號里的裝備就能立馬還錢。

 

  喜提賬號當晚,小林登錄體驗了一番,發現價值最高的幾件裝備還在“時間鎖”期限內,無法轉移變賣,但來日方長,小林并沒在意。就在小林第二天打算再次登錄時,發現賬號密碼已被更改,自己無法登錄。他想問“好友”討個說法,卻已被拉黑。

 

  其實,所謂的“土豪”兄弟后經奉賢區警方查證,是家住杭州的犯罪嫌疑人洪某,1997年出生,與被害人小林年齡相仿。未受過高等教育的他很早就輟學出來務工,多年來一直居無定所,以打零工為主,唯一的休閑娛樂就是網游。洪某物色的第二個詐騙對象和小林有相似的身份背景,被民警抓獲時,他正用同樣的手法從另一名被害人處騙取4000元。

 

  游戲交易中的爾虞我詐

 

  奉賢區警方梳理案件時發現,近年來,與小林有相同遭遇的年輕人不在少數。

 

  同年7月,家住奉賢海灣地區的陸先生在某游戲網站上看到一條出售某款手機游戲賬號的信息。陸先生正是該款游戲的愛好者,見到出售的該賬號等級較高,他心動不已。在與對方添加微信聊天后,一番討價還價之下,雙方談妥以6000元的價格成交。隨后,陸先生將錢款悉數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匯給對方。游戲賬號到手沒幾天,陸先生就發現自己購買的游戲賬號登錄密碼已被他人更改,自己無法正常登錄。懷疑自己被騙后,陸先生來到派出所報案。

 

  最終,上海民警在山東聊城將犯罪嫌疑人溫某抓獲。溫某承認的確以6000元的價格賣出過一個手機游戲賬號,但矢口否認自己在賣出賬號后私自更改密碼,導致對方無法正常登錄的情況。針對這一情況,民警進一步調查,發現另有一名被害青年小王也從溫某處花費5000元買入一個游戲賬號,也同樣被更改密碼導致無法登錄游戲。經民警核查,小王與陸先生購買的系同一賬號。由此證明,犯罪嫌疑人溫某對同一游戲賬號售出后更改密碼,并再次出售牟利的犯罪事實。

 

  記者注意到,“買賣游戲賬號”掙的還都是“小錢”。

 

  來自上海市金山區人民檢察院的信息顯示,在校大學生朱某連同好友馬某一起在網上售賣游戲《絕地求生》的外掛,從2018年5月至2019年3月期間,累計銷售金額達300萬余元,累計成交198556筆。

 

  “一開始是打算利用大學閑余時間,用這樣一個‘創業’的方式(掙錢),但直到被捕,才認識到錯誤,發現是違法犯罪行為。”大學生朱某后來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這起案件中,檢察院向法院提議,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可適用緩刑。

 

  網游交易騙局多涉30歲以下青年及未成年人

 

  上海市公安局奉賢分局刑偵支隊反電信網絡詐騙隊隊長張文韜告訴記者,設計網游交易的犯罪嫌疑人大多在前期聊天記錄中曾泄露出自己的個人身份信息,為案件的偵破開了綠燈。但在偵破過程中,也存在難點。

 

  有的詐騙分子會在游戲平臺公共頻道內發廣告,以高價收購玩家游戲賬號,在被害人上當聯系其后,要求對方通過QQ、微信等私聊,并要求被害人到其指定的虛假游戲賬戶進行交易。被害人在該網站注冊后,與犯罪分子完成賬戶交易,發現交易的錢款在該網站無法提現。

 

  這時,網站的客服會提示被害人的提款賬戶輸錯了被凍結,需要繳納一筆解凍金。但在繳納之后還是無法提現,客服又會以其他名目騙取更多錢財。

 

  張文韜說,此類案件偵辦的難度在于犯罪分子通過架設在境外的網站、域名或購買他人被冒用注冊的域名,仿冒國內的正規游戲交易平臺,制作虛假的游戲賬戶交易網站。同時,有犯罪分子設置資金池,使用虛假注冊得到的對公銀行賬戶、冒名使用的個人銀行卡對詐騙來的資金進行“洗白”,增加公安機關的查證難度。

 

  警方同時發現,此類案件的被害人多為30歲以下青年及未成年人。他們有比較明顯的共性。

 

  一是好奇作祟。此類人群年輕,愿意接觸一些網游、虛擬交友等新事物,對這些新事物的接觸有限,當“好奇”遇上“小白”,一個個打開的錢袋子就展露在騙子面前。二是虛榮作祟。比如大三學生小林愛好在虛擬世界中滿足年輕人精神世界的需求,遇到一個帶自己練級、送自己裝備的好友,可以讓自己在游戲世界呼風喚雨、受到他人崇拜時,他深陷其中。三是義氣作祟。因為一起“戰斗”過,涉世未深的被害人從未懷疑過相識不過月余的“兄弟”。四是貪念作祟。通常有兩類人會買賣游戲賬號和裝備——特別有錢的和特別沒錢的,前者求速成,后者則賺錢倒賣,俗稱“黃牛”。

 

  警方提醒廣大群眾,除了選擇正確的網游交易平臺,更要保護個人信息安全,不要輕易提供自己的微信、QQ賬戶及密碼,以及各類驗證碼。未成年玩家的家長應當告誡孩子,防止沉迷游戲,并向他們講述案例,提高防范意識。(林靜 王燁捷)


(編輯:吳玲)

 
乐透吉林麻将微信群 加拿大快乐8官网 彩票怎么买,从没碰过 基金配资合法性 辽宁12选5开奖结果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 江西快三跨度预测号 陕西11选5走势图表 一码一肖100准王中王 福建快3中二不同 七星彩预测开奖结果